凯文-乐福亲笔长文: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时间:2018-03-07 02:07:52 来源:球迷屋 编辑:张思菲
摘要:球迷屋3月7日讯今天,骑士前锋凯文-乐福在《球星看台》发表亲笔长文,讲述了自己患有心理问题的秘密以及与心理医生进行治疗的经历,呼吁人们敞开心扉,大胆讲出自己的难言之隐。全文如下:11月5日与老鹰比赛的

球迷屋3月7日讯 今天,骑士前锋凯文-乐福在《球星看台》发表亲笔长文,讲述了自己患有心理问题的秘密以及与心理医生进行治疗的经历,呼吁人们敞开心扉,大胆讲出自己的难言之隐。

全文如下:

11月5日与老鹰比赛的中场休息结束后,我突然患上了急性焦虑症(panic attack)。

它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甚至都不清楚这是否真实存在。然而这的确是真实的,如手掌骨折或脚踝扭伤般真实。自那天起,我的思维方式、我的心理健康——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与他人这样分享我自己从不是件惬意的事。我在9月度过了自己的29岁生日,在这29年的大多数时间里,我一直都在小心地呵护着自己的内心世界。我喜欢谈论篮球,但这是天性使然,而分享一些私人的事情则要困难得多。现在回首往事,我知道,假如我能在这几年跟人多聊聊,那我必定会受益匪浅。但我并没有,无论是跟家人,密友,亦或是公众,我都没有。今天,我意识到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我想要分享一点关于自己的急性焦虑症的看法,以及那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如果你同我一样正在一个人默默忍受这种痛苦,那你一定能够对这种无人理解的酸楚感同身受。一定程度上,我是为了自己,但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人们并没有对于心理健康给予足够的关注。在这一点上,男性们更是被忽略的对象。

这一点是我从经验中总结出来的。成长过程中,男孩们很快就会明白自己该怎样做,怎样才能“爷们一点”。这就像个成长手册:坚强点!别说自己的感受!自己扛过去!因此,在我29年的生命中,我始终严格遵循着这样的套路。而且这些东西并不新奇,男儿当自强,这样的价值观早已司空见惯,我们甚至不会注意到它,正如空气和水一样无处不在,我们早已习惯了它的存在。从这个角度来讲,它们恰似抑郁或者焦虑。

因此,在这29年里,我始终认为心理健康问题与我绝缘。当然,在某种程度上,我也知道人们会从敞开心扉、寻求帮助的过程中获益良多。然而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软弱的表现,足以毁掉我在体育方面的辉煌,或者让我看起来像个怪咖。

然后我就迎来了不速之客——急性焦虑症。

它在一场比赛中找上了门。

11月5日那天,距离我29岁生日已经过去了两个月零3天,我们在主场迎来了赛季第10场比赛,对手是老鹰。然而在这背后,一场猛烈的暴风雨正在悄然酝酿。与家人们之间的问题令我倍感压力,那天我的睡眠很糟糕。站在场上,想着这个赛季的前景,再加上4胜5负的开局……这些终于令我不堪重负。

从跳球开始,我就意识到了问题。

我在比赛中上气不接下气,这太诡异了,而且我的表现糟糕透顶,整个上半场我打了15分钟,只命中了一记运动战进球和两个罚球。

中场休息过后,情况突然急转直下。泰伦-卢教练在第三节叫了暂停,当我回到板凳席的时候,我明显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这感觉无法形容,好像天旋地转一般,又好像我的大脑正拼命钻出头颅。空气的感觉厚重而浑浊,口中如含白垩,干涩难耐。我记得防守助教正为了一次防守站位大喊大叫,我点了点头,但没怎么听清他说的什么。那时候我吓坏了,当我从人群中挤出,我知道自己打不了比赛了,身体上真的撑不住了。

卢教练走了过来,我认为他也能感觉到不对劲。我脱口而出了一句类似“我会马上回来”的话,然后奔回更衣室,从一个房间跑到另一个房间,就好像在寻找什么遗失物品一样。说真的,那时候我只希望我的心脏能冷静一点。那感觉就像我的身体正拼命告诉我,你快要死了!最后,我瘫倒在了训练室地板上,仰卧着,汲取着空气,用力呼吸。

接下来的记忆变得模糊了。骑士的一员陪我去了克利夫兰诊所,进行了一系列检查。一切症状似乎都在渐行渐远,这真是种解脱。但我记得当我离开医院的时候,我在想……等等……刚才究竟特么发生了什么?

两天后对阵雄鹿的下一场比赛,我回归了,我得了32分,帮助球队取胜。能够回归球场并找回自我,让我如释重负,这种感觉至今记忆犹新。但我清晰地记得,最让我长出一口气的地方在于,没人知道我为什么在对阵老鹰的比赛中离场。球队里有些人知道,这是肯定的,但大多数人并不知情,而且没有人报道此事。

又过了几天,球场上的一切都很美好,但有些事也给我带来了压力。

我怎么就那么担心人们知道我离场的原因?

那一刻,警钟骤然敲响。患上急性焦虑症后,我本以为最艰难的部分已经过去了,但事实却截然相反。那时候我一直在苦苦思索,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以及为什么我要对此避而不谈。

可以说是因为感到耻辱,也可以说是恐惧或不安,你可以想出一大堆解释,但我所担忧的并不仅仅是自己内心的挣扎,而是这件事太过于难以启齿。我不想让人们认为我是个不怎么靠得住的队友,一切的一切,又回到了我成长过程中所遵循的那本手册的内容。

于我而言,这是全新的领域,令我十分困惑,但我对于一件事很确定:我无法忘记过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强行继续前进。一部分是出于我的意愿,我不会允许自己对于这次的急性焦虑症置之不理。我可不想在将来某一时刻再次处理这样的事情,这只会变本加厉,我很清楚这一点。

于是乎,我做了点看似微不足道,实则意义重大的事情。骑士方面帮我找了个心理医生,我和他约了个时间。在这里我要先停一下说两句: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去看心理医生。我还记得当我刚进入联盟两三年的时候,一个朋友问我,为什么NBA球员不看心理医生呢?我对此嗤之以鼻——我们是不可能跟别人说这种事的。那时候我才20还是21岁,从小到大身边就是篮球。在篮球队里,没人会倾诉自己内心的挣扎。我记得我想过,我有什么毛病吗?我很健康,以打球为生,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呢?我从没听职业篮球手谈起过心理健康问题,我可不想成为这样的天选之子,我可不想看起来像个软蛋。说实话,我就是没想过自己会需要看心理医生,正如那本手册所言——自己的事情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也正是我身边的人一直以来的做法。

但是要是仔细想想,这事还是挺奇怪的。在NBA,总有各种训练有素的专家为我们打点好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教练、训练师和营养师们已经在我生命中存在了数年之久,但是当我瘫倒在地板上呼吸困难之时,这些人却没有一个能提供我最需要的帮助。

话虽如此,当我第一次去见心理医生的时候,内心还是充满怀疑的。将信将疑之时,他却让我大吃一惊,我终于无需集中精力于篮球。他给我的感觉,就是NBA并非我那天到场的主要原因,这让我振作了起来。我们聊了许多与篮球无关的东西,我明白了有许多问题都来源于一些平日里意识不到的地方,只有走近它、真正去了解它才能够发现。我认为人们很容易认定自己足够了解自己,然而如果褪去铠甲,你会惊奇地发现,你的内心仍是一个有待探索的全新世界。

从那以后,每当回到城里,我都会去与他见面,可能每个月都有几次吧。12月的一天,我们实现了最大的突破之一。那天我们聊到了我的祖母Carol,她曾是我们的家庭支柱。成长过程中,她一直与我们住在一起,在许多方面,她就像是我和兄弟姐妹们的另一个家长。在她房间里,每一个孙辈都拥有自己的角落——照片、奖状和信件都被她钉在墙上。她拥有一套我十分欣赏的价值观念。很有趣的一件事是,我曾送给了她一双崭新的耐克鞋,然后她异常惊喜,在接下来的那一年里好几次打电话跟我说谢谢。

随着我进入NBA,她也逐渐老去,我再也没能像从前一样经常去看望她。在森林狼的第6个赛季,Carol祖母决定在感恩节来明尼苏达看望我。临行前,她却因动脉问题入院,不得不取消这次旅程。随后她的病情迅速恶化,陷入昏迷。几天之后,老人家与世长辞。

我悲痛欲绝,久久难以自拔,但我几乎从没说起过这件事。与一个陌生人聊起我的祖母,这让我发现她离世的巨大痛楚依旧困扰着我。一番细想后,我发现最大的痛苦在于我没能与祖母好好道个别,连真正去伤心的机会都没有。子欲养而亲不待,在她最后的几年里,我没能好好陪她,这让我无比自责。但在她去世后,我将这些感情深埋在心底,并告诉自己,我得专注于篮球,这些事以后再去处理,爷们一点。

但我跟你们讲我祖母的原因其实与她无关。我依旧无比思念祖母,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很可能仍旧沉浸在悲痛中,但我想要讲这个故事,是因为说出这些让我大开眼界。我与心理医生见面不过很短的时间,但我已经感受到了大声把话说出来的力量。这并不是什么神奇的过程,它很可怕,很尴尬,很艰难,至少对于我当时的经历而言是这样。我知道只是把问题说出来并不会解决问题,但我学到了一点,那就是随着时间推移,也许你可以更加了解这些问题,让它们更容易控制。听着,我并不是在怂恿每个人都该去看心理医生,我从11月以来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与心理医生无关——而是正视我需要帮助这一事实。

我想要写下这些的原因之一是我看了德马尔-德罗赞上周关于抑郁症的访谈。我已经和德马尔交手多年,但我做梦也想不到他竟然深受其害,这不禁让我想到,也许我们都在各自的经历和挣扎中蹒跚前行,有时候我们会以为自己是唯一正经历这些的人,然而事实上,也许我们的朋友、同事和邻居们也深陷相仿的困境。因此,我不是想说每个人都应该分享自己最心底的秘密——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公开这些,这是人们自己的选择——我想说的是我们该创建一个更好的环境来谈论心理健康问题,这才是我们所需要的目标。

德马尔所分享的东西可能帮助到了一些人,很可能比我们知道的要多得多,让人们知道,受困于抑郁并非什么疯狂或奇怪的事情。他在访谈中的言语帮助让人们不再觉得这是一种耻辱,我认为这就是希望之所在。

我想说清楚一点,那就是我并没有弄明白所有的这一切,我才刚开始着手于了解自己这一艰难的工作呢,这可是29年来我一直在逃避的事情。而现在,我正努力与自己坦诚相见,努力对生活中的人更加友善,努力笑对人生的不快,与此同时也在努力享受并感激那些美好的事物。或好,或坏,或丑陋不堪,我正努力拥抱这所有的一切。

我想要以这句我近期一直在提醒自己的句子来结尾: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每个人都在经历一些他人看不到的事情。

我要再写一遍:每个人都在经历一些他人看不到的事情。

由于我们看不到,我们不会知道谁在经历什么,也不会知道在什么时间,往往也不会知道原因。心理健康问题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但在某种程度上,它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这也是人生的一部分。正如德马尔所言:“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

心理健康不仅关乎运动员,你的职业并不能定义你的个人,这关乎所有人。无论我们处境如何,我们都在承受着伤心事,如果我们将它们埋藏心底,那么它们只会在你伤口撒盐。更不用说我们的内心还阻碍了我们对于自己的真正了解,也剥夺了我们在需要帮助时向他人求助的机会。因此,如果你看到了这里,如果你正身处困境,无论困境于你是大是小,我想要提醒你,将你的经历分享出来吧,你并不是怪咖,并不是天选之子。

恰恰相反,这会成为你做的最重要的事情,至少对我是如此。

注:本文内容的组织和采编均来自自媒体张思菲观点
热门评论
请登录! 发表评论
关闭
  • Tikky4分钟前

    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

    赞(0) 踩(0) 回复 查看全部(0)
    Tikky 回复
  • Tikky4分钟前

    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

    赞(0) 踩(0) 回复 查看全部(0)
    Tikky 回复
  • NBA排行榜
  • CBA
  • 西部
  • 东部
  • 得分榜
  • 篮板榜
  • 助攻榜
  • 积分
  • 得分榜
  • 篮板榜
  • 助攻榜
  • 抢断榜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用户协议 网站地图 排行榜 标签

Copyright © 2015 - 2020 qiuni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